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地形侦察 >

如此“混球”——准噶尔盆地石蛋奇观探秘_百科TA说

归档日期:08-06       文本归类:地形侦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盘桓在盆地的中央,阻绝着人类的脚步。它的知名度和暴光率甚至不及新疆的另一个死亡地带——塔克拉玛干沙漠。哪里至少还有

  准噶尔盆地的南侧是天山山脉的东西纵横,它是新疆的中央山脉,栖息着无数奇绝的雪山冰川、深峡美湖和神话传说。

  准噶尔盆地之北,阿尔泰山横绝在中、俄、蒙、哈四国之间,成为阻隔外域的屏障。阿尔泰山是新疆美景的汇萃之地,那里的雪山森林、奇峰秀水一直让人迷恋,而山水深处蕴藏的丰富宝藏也让人趋之若鹜,阿尔泰自古有“金山”之称。

  相对于南部天山和北部阿尔泰山的美丽与富饶,准噶尔盆地的西缘略显清冷。塔尔巴哈台山和阿尔套山呈平躺的Y形交汇,横绝在这里。从准噶尔盆地向塔尔巴哈台山、阿尔套山的转换,为一片波澜不惊的低浅丘陵。

  没有山的峻秀,也没有大漠戈壁焦黑的砂砾。一眼望去,它们是此起彼伏的石头,似乎没有什么动人的故事可讲。然后就在这平淡无奇的起伏中,隐藏一片奇怪的花岗岩地貌。这种花岗岩远没有华山之险,黄山之秀。

  甚至百里之外,阿尔泰山那种挺拔的穹状峰丛它们也比不过。这里似山非山,似峰非峰,高不盈尺,却状貌万千;千疮百孔,又极尽奇绝。它们是被风沙吹蚀,自成一景的花岗岩石蛋地貌。

  我可以轻易地列举出准噶尔盆地西缘,一串串这种地貌的名字。博乐的怪石峪、哈巴河的哈龙沟、托里铁厂沟、吉木乃的神石城。

  甚至我们不屑专门去这些地方。只需一路向西,向塔城、向博州、向布尔津的方向,沿途但凡有花岗岩出露的地方,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奇异的景观。

  2015年第5期《中国国家地理》上,有两篇关于花岗岩地貌的文章。主编单之蔷在卷首语中,历数了我国的花岗石石蛋地貌。著名地学专家范晓则系统地描绘了阿尔泰山的花岗岩景观。两文美则美矣,了则未了。

  单老师,从天涯海角到鼓浪屿在东南沿海划出了一条“石蛋海岸线”。又从南岭与黄河之间的花岗岩带中寻找到多个峰顶石蛋的景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单总虽有提及北方寒温带的花岗岩石蛋地貌,但明显着墨不足,意犹未尽。

  范晓先生将吉木乃的神石城划入阿尔泰山,也有值得商榷之处。实际上神石城所在萨吾尔山属塔尔巴哈台山脉的东延部分,与阿尔泰山之间有额尔齐斯河相隔,属于独立的地貌单元。此外形成神石城石蛋的花岗岩也与形成穹状峰的阿尔泰山花岗岩在时代和成份上存在较大差异,将其划入阿尔泰山花岗岩景观带实在有些勉强。

  实际上,在准噶尔盆地西缘,发育着一系列的北东-南西向断裂,沿这些断裂断断续续出露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花岗岩体。这些岩体随萨吾尔山、阿拉套山的隆升而形成浅丘地貌。

  之后320万年间的冰雪冻融,花岗岩沿节理坍塌解体,加上南风和西北风的常年持续吹蚀,最终形成以石穴、石龛、石臼、石蛋、石堡为特征的花岗岩风蚀景观,其中尤以石蛋地貌、石堡地貌为其一绝。岩石表面千奇百怪的风蚀穴成为这种地貌最显著的特征和识别码。

  在这个条带上,博尔塔拉州的怪石峪和吉木乃的神石城最为奇绝。两个地方均以“怪”和“神”命名景区,足可见景观的出人意料。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夹峙于天山西段的阿拉套山、别珍套山、博罗科努山之间,是准噶尔盆地西缘难得在绿洲小盆地。源于三山的博尔塔拉河由东向西横贯全州,滋润出大片富饶的农田和牧场后,流入艾比湖最终消失在准噶尔茫茫戈壁…

  博乐市是博州州府所在地,位于博尔塔拉河畔,是中国西部边陲重镇。除了州府,这里还同时是新疆建设兵团农五师的师部所在。

  被称为怪石峪的地方,位于博乐市北东方向,约40公里的阿尔套山南麓,恰是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两国交界处。准噶尔盆地的最低点,新疆最大的咸水湖——艾比湖款款偎在怪石峪的东侧。

  东起连云港,西出阿拉山口,终点为荷兰的鹿特丹港,横贯六省、七国的新亚欧大陆桥不仅是从这里通过,它在中国段的西桥头堡便是位于怪石峪东北角的阿拉山口岸。

  和阿尔泰山高大雄伟的花岗岩山峰不同。怪石峪花岗岩出露于阿拉套山南麓浅丘地带,相对高差不过数十米而已,出露面积约210平方公里,主要为黑云母斑状花岗岩,形成于约2.9亿前。

  站在高处极目远眺,远端阿拉套山茫茫苍苍,脚下怪石峪丘壑千重,乱石穿空,如惊涛骇浪,蔚为大观。沿卡浦达尕依沟溯流而上,很快就进入这种花岗岩所形成的“怪石公园”。

  只见两侧石峰兀立,层层石蛋,参差垒砌,极尽古怪之态。石蛋表面,风蚀作用和冰雪冻融所形成的微型景观形形色色。

  崖顶星罗棋布的石臼,崖壁足可容身的石洞,状如佛龛的石穴、石龛,石穴与石穴之间石槽,飞跨于两石的石梁,无比生动有趣。尤其是无数石穴聚集形成的蜂巢状石穴,将一块块完整的石蛋蚀变得嶙峋怪诞,观之或如骷髅鬼面,或如妖魔神怪,真是怪到极点为奇,丑在极点为美。

  在我们熟知的地貌名称中,“石蛋”最为亲民的,它来源于百姓对这种地貌最形象最直接的土称,又被地理学家直接拿来命名这种地貌。1960年,地理学家曾昭璇在《岩石地形学》中便首次提出“石蛋地形”。居住在准噶尔西缘的哈萨克牧民,对这种地貌也有自己的称谓,他们称为“阔依塔斯”,意为“羊群一样的石头”。不仅在博乐,这一区域内所有有这种地貌出现的地方,地名都叫“阔依塔斯”。

  著名地貌学家崔之久在《中国花岗岩地貌的类型特征与演化》一文中多次提及准噶尔盆地。他认为这里大量的风蚀龛的石蛋地貌,是特定干旱区一半干旱区气候的产物。降水少、蒸发作用强、日照时间长、太阳辐射强、昼夜和季节温差大导致强烈物理风化是这种地貌的形成原因。此外风力大、风蚀作用强则在岩石表面形成深、宽数米,且口小肚大完全封闭的石穴、石龛。

  2007年前,提出将“怪石峪式花岗岩”作为北方干旱地区花岗岩风蚀地貌的典型代表。最近几年,这个观点不断被接受。“怪石峪型花岗岩”不断出现在各种用途的地质遗迹分类表中,并最终作为一种新的花岗岩地貌类型列入规范,这里也就成了“怪石峪型”花岗岩地貌的原型地。怪石峪终于完成了以“怪”立身。

本文链接:http://odontalgia.com/dixingzhencha/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