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第一方面军 >

中央红军在长征路上如何过春节

归档日期:12-15       文本归类:第一方面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新华社北京9月16日电(肖石忠、梅常伟、孙杰)中央红军在长征路上度过的那个春节,是公元1935年2月4日,农历乙亥年(猪年)春节。

  在本该万家团圆的日子,辞旧迎新的烟火并不能冲淡浓烈的战场硝烟。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遵义会议之后的红军依旧是危机重重,必须尽快杀出一条血路,突出重围。

  红军的前方是沿长江设防的川军,身后是追击而来的中央军。红军与参与追堵的军之间的力量对比极为悬殊,为3万:40万。

  隆冬时节,缺弹少衣,冰冷的雨水浸湿战士们单薄的衣衫。即便不打仗,红军的日子都很艰难。

  此时,中央红军东去湘西与贺龙、萧克的红二、红六军团汇合的计划早被敌人窥破,而地贫人稀的黔北又难以建立根据地。蒋介石电令参加追堵的各路军务必围歼红军于乌江西北地区。北渡长江进而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似乎成了中央红军绝地重生的唯一选择。

  1935年1月20日,中革军委下达《关于渡江的作战计划》,旨在使红军能够悄然过江,摆脱围追堵截。

  为了给中央红军从土城西渡赤水赢得时间,以为首的中央红军最高领导层在土城召开会议,决定趁尾追川军跟得最近、人员最多、且立足未稳之际与之决战,力争消灭或击溃它,以打破蒋介石扼杀中央红军于赤水河狭峪的图谋。这是中央红军在非常时期进行土城战役的战略决策核心所在。决定以红三军团3个师,以绝对优势兵力速战围歼郭部。

  28日,从拂晓激战至黄昏,关键时刻红军总司令朱德亲自到前线指挥作战,战事始终胶着。原来,川军不是情报中所说的2个团,而是2个旅,是情报有误。中央政治局见速胜无望,遂根据建议连夜命令与敌人脱离接触,不再北渡长江,转而西渡赤水。

  29日拂晓,红军从土城的多个渡口迅速渡过赤水河。“四渡赤水”的序幕就此拉开。这时,离猪年春节还有6天。

  1935年2月3日,农历大年三十。中央纵队(1月19日由军委纵队改称)到达四川叙永县石厢子。当晚,中革军委电令各军团脱离当前之敌,改向川、滇、黔三省交界处集结。

  其实,随军委纵队行动的干部休养连自元旦以来就在筹备春节联欢会。这个连队包括人称红军“四老”的董必武、徐特立、林伯渠、谢觉哉,以及一批文人、学者和高级干部,还有30位女红军。蔡畅在元旦那天最先提议为指战员举办一次像模像样的新年联欢会,得到李伯钊(高尔基戏剧学校校长)、危拱之(工农剧社总社副社长)等人的积极响应。他们列出了节目单,有必演的经典节目,但更重要的是还要创作一批能鼓舞士气的新节目。1月26日,中央纵队进驻土城的当晚,大家还搞了一次没有刻意组织的春节联欢会预演。细心的同志发现,观看的还有和几位军委首长呢。

  然而,随着土城战役的失利,1935年2月3日,渡过赤水河后疲惫不堪的红军再次笼罩在失败的情绪中。除夕晚上8时,随中央纵队行动的干部休养连在寒风细雨中跋涉70多里山路,才从风水桥到达石厢子。许多红军指战员是在行军途中辞旧迎新的,干部休养连也没有心思搞什么春节联欢会了!

  除夕的夜幕降临,中央纵队的各个炊事班也开始忙着做“年夜饭”。红军在相对富庶的土城筹集到不少食物,到石厢子后又没收了当地民愤极大的彭姓、周姓两家土豪的粮食、财物和年货。这些东西先由穷苦乡亲分享,再由没收委员会根据需求分配。驻守在离石厢子10多里的红一军团将吴桥镇团总吴联山家的肥猪杀了,特意挑选精华部分送到中央纵队。负责中革军委首长伙食的军委三科炊事班做出了“丰盛”的年夜饭,有油亮亮的腊肉,有肥瘦相间的红烧肉,还有卤水大肠……做好后分送到各位领导人住处。则显得比其他人“特殊”,多了一份辣椒,却把腊肉送给了伤员。穷苦的群众则集中在坝子上吃了一顿“开心饭”。

  中央领导们的心思当然不在年夜饭上,匆匆吃完年夜饭就集中到一起开会,开始研究中央红军的行动方针、中央苏区的问题、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分工等等。从傍晚开到大年初一凌晨,中央领导们以通宵会议完成了除夕“守岁”。

  土城战役,是重回中央领导层后参与指挥的第一仗,红军重创敌军,但自己也损失了3000人左右,他的心里很难受。

  与的心境不同的是,蒋介石似乎迎来了“剿共”以来难得愉悦的春节。在他看来,全歼中央红军以消心头之患,只是时间问题,无需多虑。大年初六,蒋介石得意地下达《重行悬示匪军各匪首擒斩赏格》:“(一)朱德、、,生擒者奖十万元,献首级者各奖八万元……”

  没有心思考虑战争中的这个春节。那段时间,与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王稼祥等一道,正在抓紧落实遵义会议的未尽事宜。

  2月5日,大年初二,中央纵队到达云南威信县水田寨附近名叫“鸡鸣三省”的地方。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博古交出了装有文件、材料、公章等象征着中央最高“权力”的几副挑子。

  2月6日,大年初四,中央红军到达扎西镇,并在这里停下了一路向西的脚步。因为是春节期间,各部队负责和筹粮的干部们四处奔走,试图尽可能地让官兵们吃上一顿饱饭。

  大年初五,中央政治局在大河滩召开会议,正式通过张闻天起草的《遵义会议决议》。

  大年初六,中央政治局在威信县城所在地扎西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改变原定北渡长江的计划,并对中央红军进行整编。

  中共中央政治局1935年2月5日至9日在扎西境内连续召开的这些会议,统称为“扎西会议”。扎西会议实际上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最后完成。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分工和遵义会议决议的正式成文,都是这次会议最后完成的。

  大年初七凌晨,中央红军发出《关于各军团的缩编命令》,将30个团缩编为17个团。整编后一个团的兵力达2000多人,相当于整编前的一个师。

  这是一次脱胎换骨的精简——凡两个人抬不动的东西都被甩掉,大搬家式的长蛇阵没有了。那支高度机动灵活、善打运动战的红军队伍又回来了。

  2月18日至20日,元宵节的花灯高高挂起。趁贵州军兵力空虚之际,再度挥师黔北,第二次渡过赤水河。随后,取桐梓、夺娄山关、重占遵义城,5天内歼灭和击溃蒋介石谪系吴奇伟部2个师另8个团。这是红军长征以来取得的最大的一次胜利。

  硝烟尚未散尽,就在血色黄昏中登上娄山关,创作了《忆秦娥·娄山关》,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著名诗句抒发胜利后的激越豪情。

本文链接:http://odontalgia.com/diyifangmianjun/1081.html